/!无广告!

    出发去平江参加订婚宴的那日,已是三月天,京城刚停止供暖,温度却不高,春风吹来,还便是凉意。

    江承嗣本就是个精神小伙,加上最近一猛子扎进爱情的小河里,穿得潇潇洒洒,戴着墨镜,拎着个小登机箱,不羁又利落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老宅,就被分配了任务。

    老太太把一堆东西放到他面前,“这是慕棠的尿不湿,你一定要背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奶瓶,你提的时候,要注意点,还有他喜欢的玩具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边还有给你唐爷爷他们带的礼物,你也拎上,小心轻放,菀菀要照顾孩子,小五要照顾她,行李就都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江承嗣一脸懵,他只是去参加个订婚宴而已。

    江锦上这丫的,明明有江就、江措使唤,不带上这两个人帮忙,使唤他干嘛?

    老太太瞧他发呆,还拿着拐杖,戳了戳他的腿,“愣着干嘛,赶紧行动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承嗣穿得潇洒炫酷,结果却沦为苦力。

    江小歪是第一次坐飞机,唐菀还特意咨询了周仲清,几月大的宝宝坐飞机要注意点什么,她心底还担心,孩子会不会有什么不舒服,结果江小歪没有任何不适,反而挺兴奋的。

    “咯咯——”他小脸贴在舷窗上,不肯睡觉。

    这可愁死唐菀了,她昨晚为了照顾他,就没怎么休息,此时已经有些犯困了。

    “困了?孩子我来抱吧,你休息一下。”江锦上从她手中接过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不累吗?”为了能在平江多待两天,江锦上把近期工作都提前完成了,他本就是刚接触做生意,不若江宴廷那般老成干练,昨晚也是凌晨三点才回房。

    “有点累,不过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我来哄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四哥带着他吧。”

    江承嗣原本坐在两人的后排,鸭舌帽卡着半边脸,戴着墨镜,戴着耳机,就是个酷guy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……

    孩子就被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干……干嘛?”江承嗣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帮忙照顾他,我和菀菀休息一下。”江锦上说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……怎么……”江承嗣看着怀中的孩子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他完不知道自己是来干嘛的?

    背尿不湿,拿奶瓶也就罢了,怎么还把孩子丢给他了,真把他当保姆啊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看窗外,你就让他能看到窗外就行,他会很乖的。”江锦上直言。

    江承嗣平时也会抱江小歪,或者哄哄他,那都是身边有其他人的情况下,独自照顾他,他还没经历过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这小子冲着窗外,挥舞着小手,还咿咿呀呀不知念叨着什么,似乎还希望江承嗣跟他配合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小点声。”小孩子控制不住音量,江承嗣担心他吵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江小歪则眼睛亮晶晶得,似乎是想要他跟自己互动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看到了,特别好看……”

    江承嗣听不懂他说得哪门子话,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配合他。

    说真的……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特像个傻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下飞机,他还要继续当苦力,帮他们提行李,他完不懂,自己到底是来干嘛的?

    他原本还想着,等到了唐家,苦日子就熬出头了,唐家怎么说都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吧,结果唐老爷子与他打了个招呼后,副身心就放在了江小歪身上,压根没空搭理他。

    也不是第一次来了,让他自便。

    江承嗣越发觉得,自己就是个工具人。

    唐老抱着江小歪,就出去串门了,恨不能让所有街坊老友都看看,自己的小曾外孙长得多可爱。

    唐菀则亲自下厨,给爷爷父亲做顿饭,江锦上帮忙打下手,江承嗣则站在廊下,与司清筱视频。

    “平江那边天气看着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温度很舒服,让你跟我一起来,你又不肯。”江承嗣不是没邀请她。

    “很快我妈要过生日了,想帮她做件衣服,实在走不开。”

    江承嗣有些无奈,觉得自己太苦了,刚想和她卖惨求安慰,也没在意,就用手指开始撩拨关在笼子里的画眉。

    画眉似乎早就不认识他了,对他本就有很大的敌意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这厮居然还在挑衅撩拨它?

    这怎么能忍!

    它铆足了劲儿,飞扑过去,冲着他的手指就啄了口。

    司清筱只听到那边传来倒吸凉气的闷哼声,视频就被挂断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江承嗣给她发了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手背被画眉啄得肿了一片,惹得她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江承嗣本来就很郁闷了,结果江锦上去帮他取化瘀消肿的药膏时,还非得说一句:

    “三岁小孩都知道,不要把手往鸟嘴儿面前伸,你都三十了,你怎么还能被鸟给啄了。”

    江承嗣咬牙没作声,他现在只想宰了画眉炖汤。

    他被这笨鸟给啄了一口,听着它喳喳啁啁叫唤已经很烦,结果唐老抱着江小歪回来了。

    小歪脖子树这一趟可不是白出去的,拿了不少好吃好玩的回来,原本注意力在新玩具上,结果被画眉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出现将江承嗣脑袋都炸掉的一幕。

    画眉扯着脖子:“咕咕——”

    江小歪则歪着脑袋:“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画眉挥舞翅膀:“呜呜呜——”

    江小歪则舞着胳膊:“呀呀呀——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你来我往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江承嗣是搞不懂,这一人一鸟,到底在叫唤什么。

    唐老瞧着,还觉得有趣,瞧着江锦上和唐菀在忙,招呼江承嗣把孩子抱着,自己则拿着手机,要将这一幕拍摄下来。

    江承嗣莫名其妙的,又沦为抱孩子的工具人,左耳是鸟叫,右耳是孩子叫,他觉得自己快神经衰弱了。

    

章节目录

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顾西冽宋青葵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