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跟随北襄太妃杀进来的暗卫,康王脸上阴云密布:“你们北襄,竟然在京城安排了这么多人手?!”

    有些事情,他忽然明白了。

    什么兄弟反目,什么千里追杀,全是假的!

    楼晏潜伏在京城,就是为了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怪不得老大回京处处碰壁,兄弟俩隔阂越来越深,闹到势如水火的地步,原来早在人家的算计中!

    “当初太祖皇帝力排众议,分封楼家于北襄。这些年来,屡屡有人提及,北襄百姓只知有王爷,不知有陛下。可无论是英宗,还是先帝,都无条件相信你们。却原来,你们早就有了不臣之心,图谋我姚氏的江山!你们,对得起太祖皇帝,对得起英宗皇帝,对得起先帝吗?”

    康王转过头,沉声质问:“郑国公,你不是忠心耿耿吗?他们这样明晃晃地谋反,你杀不杀?”

    郑国公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情理上,他相信楼晏,可康王这说法,又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楼家身为异姓王,本该避嫌的,偷偷在京城安排人手,确实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北襄太妃大怒,张口要骂——

    “放你娘的屁!”

    诶?她还没说话啊?北襄太妃摸了摸嘴巴,奇怪极了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却是大长公主抢先一步。

    不愧是她的死对头!

    大长公主怒不可遏,一把抄起茶盏,向康王摔去。

    康王防备着这边,没防备那头,被摔了一身茶水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姚凤蝶!我好歹也是你兄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!”大长公主指着陵山,“我兄长在上头躺着呢!你算哪根葱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大长公主截断他的话:“你什么你?你这第一号谋反的人物站在这里,还有脸说别人谋反?我告诉你,北襄的人是我叫来的!你连自己儿子的性命都不顾,难道还不许我叫别的臣子勤王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太后严声道,“先帝临终之前交待哀家,北襄楼氏忠心耿耿,倘若我孤儿寡母有朝一日受人欺凌,那就叫北襄前来勤王!郑国公,你听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说到受人欺凌,太后丝毫不给脸面地瞪向康王。

    郑国公精神一振,大声应是,喊道:“众将!太后懿旨,与北襄一道,护驾勤王!”

    跟着他进来的将领同声应和:“是!”

    北襄太妃一枪挑去,逼退围着楼晏的死士,喝道:“这里有母妃,你走!”

    楼晏知道自家母妃多彪悍,也不客气,虚晃一招,便往宫门退去。

    殿外的寒灯大声呼喝:“保护公子!”

    从北襄带来的暗卫从四处涌出来,只要有人向楼晏下手,他们就顶上去。

    短短几十步路,不知留下了多少人,洒下了多少血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门口,楼晏用力一推,宫门轰然开启。

    他高高举起手中太后、皇后两方金印,看着眼前的朝臣、禁军将领,一字一字说道:“太后、皇后有旨,康王意图谋害陛下,众臣速速护驾!”

  &nb

章节目录

天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顾西冽宋青葵只为原作者云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芨并收藏天芳最新章节